三乡视窗首页
400热线电话:400-153-0688|
站内搜索

癌中之王胰腺癌 远离预防需三戒

健康教育发布时间:2016-11-17 14:20:57 来源:

主持人续续:大家好,欢迎收看《名医堂》。胰腺癌是一种恶性程度非常高的肿瘤,那近年来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有明显的上升,已经成为我国第七大恶性肿瘤,那像我们比较熟悉的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和苹果之父乔布斯都是死于胰腺癌。胰腺癌是怎么样的一种疾病呢?又应该如何预防和治疗呢?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请到的是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中心的主任张洪义教授来给大家讲解这方面的问题。张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名医堂》节目。 

张洪义:你好,主持人好,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高兴来到《名医堂》,来和大家共同探讨关于我们胰腺癌的发病、治疗以及大家如何预防的问题。 

主持人续续:那张老师,我想先问您,胰腺我觉得我对这个器官不是很了解,像肝、胆、肾,好像这些是我们经常提起和讲解的,那胰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体器官呢?有哪些功能和作用? 

张洪义:胰腺是人体最大的内分泌脏器。 

主持人续续:最大的内分泌脏器。 

张洪义:对,分泌一些关于我们血糖,还有一些胰岛素分泌,胰岛素就管理血糖,因为大家都知道得了糖尿病了,血糖高了,血糖低了,还有一些关于我们这种脂肪酶,淀粉酶,管理我们内分泌的胰腺。胰腺就管我们内分泌的一种脏器,因为它有内分泌功能和外分泌功能。 

主持人续续:内分泌功能和外分泌功能。 

张洪义:对,内分泌又分为胰岛素,胰岛素就管我们血糖的高、低,大家得糖尿病病人越来越多,常常就是得了糖尿病要减少饮食。 

主持人续续:控制血糖。 

张洪义:控制血糖,不要产生一些并发症,这样是内分泌的。外分泌就分泌我们的淀粉酶、脂肪酶,就是我们所有吃的这些,肉,还有一些纤维素,还有一些比较硬的,坚硬的,比如说不太容易消化的东西,都把它消化成最后被我们所营养的东西,就是我们胰腺分泌的脂肪酶、淀粉酶来帮它消化。胰腺其实正好在我们腹部中间。 

主持人续续:那就是消化道器官,它属于? 

张洪义:对,它就是最大的消化道内分泌非常重要的一个脏器。虽然说肝脏也是我们消化中最大的这种脏器,但是内分泌来说,分泌消化液来说它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胰腺它的形状是怎么样的,不是很大的一个器官吧? 

张洪义:胰腺它就像一个大的这种豆芽菜一样。你看豆芽菜很小,但非常大,放大以后,它的脏器正好在我们腹部中央这个部位上,以脐周为中心,它正好在脐的上边,它又分为胰头,它有头,有颈,有体,有尾,跟个动物似的,它是横跨在我们脊柱的前面。 

主持人续续:听起来真的很像豆芽的形状。 

张洪义:是的,因为它的头还是弯弯这样子,中间颈部有我们很重要的血管,包括肠系膜上动脉和肠系膜上静脉。这个血管就是吸收我们肠道里吃的东西、受的营养,所以从血管里面通过胰腺底下到我们肝脏里面去,所以胰腺它在我们后腹膜,就是我们前面有胃,有结肠,有小肠,在肚子里,它是在肚子里最后面,脊柱的前面,横塌在那个地方,它前面就是十二指肠,它有嘴,它的嘴就叫乳头,它就是胰腺,胰管分泌的东西,通过胰头分泌到我们十二指肠里头去,十二指肠把这些,通过胃到了十二指肠的一些食物完全没有消化就融合到一起,帮助我们消化这些吃的食物。 

主持人续续:刚才听您说这个胰腺直接跟胃、跟肠、跟胆都有关系是吧? 

张洪义:对。所以我们这个科室是非常重要的腹部脏器治疗的科,所以叫肝胆胰腺中心。 

主持人续续:点回来了,原来是这样的肝胆胰中心,其实以胰为中心,这几个器官跟胰之间都有很直接的联系。 

张洪义:对,联系在一起,最大的脏器,肝脏在我们搁下,通过胆汁分泌到胆管到了肠道里去,在最底下经过胰头又和胰管汇合起来,所以肝脏分泌的胆汁和我们胰管分泌的胰液联合起来,来共同完成我们整个消化的过程,所以胰腺、胆道、肝脏是一串,分不开。 

主持人续续:这个胰腺是不是每天工作强度也很大呢?时刻都在工作? 

张洪义:对。所以说我们所有吃的东西都要经过胰腺的分泌来帮助消化,所以你吃的越多它越累。 

主持人续续:哎呀,吃少点,从这个角度讲也得吃少一点。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那胰腺是不是很脆弱的部位? 

张洪义:胰腺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常常胰液分泌出来,有一个叫胰腺炎,这个胰液,我们食物被激化以后,所以胰腺功能是非常强的,它不被激活的时候,原生态的时候,它是看起来非常轻量,非常柔和的。 

主持人续续:没有问题的时候,从大小就是很正常的大小,觉得它没什么太重要,是一得病就很严重是吗? 

张洪义:对,大家一听胰腺炎是非常重要的疾病。就把血管消化了,大出血。它把脂肪消化了,就整个腐蚀掉,所以胰酶一旦释放出来,它就能把这些脂肪,能把弹力纤维,比如说血管的壁带弹力能消化掉,也就是能出血,出血了以后,和这些脂肪混合又感染,感染了又没有弹性,所以在治疗上很难治愈的问题。所以常常得了胰腺炎是自愈型,再加上我们医生的帮助。 

主持人续续:自愈型还是靠自己去把它长好,去把它愈合,是这个意思? 

张洪义:对,炎症,当然得了恶性肿瘤,癌症,需要我们医生帮助你去切除,去辅助治疗,去做一些能使肿瘤消灭掉,组织又能够恢复的这种工作。 

主持人续续:那说到胰腺这么重要,并且得的病这么可怕,那胰腺一些日常常见疾病都有哪些,除了胰腺炎以外? 

张洪义:胰腺除了有胰腺炎以外,还有胰腺的内分泌肿瘤,比如说刚才提到关于乔布斯,他就是得了一种胰岛细胞瘤,我们还有胰岛血糖素瘤,还有内分泌肿瘤,这就是胰腺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分泌的功能。当然还有其它的,还有胰腺癌,就导管方面的,胰腺癌又称为一种导管腺癌,还有微分化癌,还有淋癌,当然还有一些小细胞癌这样的。当然还有我们一些女同志常常会得的囊腺瘤。囊腺瘤又像囊一样,一些液体,它的壁是厚的,有腺体在里头,有囊实混合在一起的,所以这种瘤子又分为当然是浆液性的和黏液性的,还有一些混合型的,当然还有一些关于我们比较罕见的这种其它地方转移来的,比如说淋巴瘤,也会在我们胰腺上会有体现,它这个肿瘤的还是分类比较多一些的。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在胰腺上长的肿瘤很容易转移出去,或者是说从刚才您讲的比如淋巴或者其它的胃、肠、肝、胆也很容易转到胰腺上来? 

张洪义:你说的非常对,胰腺正好位于我们腹部中心,这个中心刚才说到了包括所有的大的血管,腹部动脉,下腔静脉,还有通过胰腺颈部,肠系膜上动脉,肠系膜上静脉,还有肠系膜的一些血管,还有重要的淋巴系统,比如淋巴管,都通过胰腺作为中枢,所以一旦胰腺癌得了疾病,可能在原发上很小,但外发到其他部位,比如说肝、胆就会发现肿块了,所以胰腺癌很容易肝脏转移,所以乔布斯他在原发病灶治疗挺好。 

主持人续续:他原发在哪里? 

张洪义:原发在胰体部的,是内分泌肿瘤,这个内分泌肿瘤的胰体部的肿瘤还是比较容易切除的,因为靠胰尾这边,但一旦转移到肝脏去就不好治疗了,因为是多发转移。 

主持人续续:肝癌也是恶性程度很高的一种肿瘤。 

张洪义:所以胰腺癌转移的肝脏去,我们就分期就成了T3级,就最后一级了。当然肝脏的肿瘤,比附说胃的肿瘤,比如说肠的肿瘤,因为他们的淋巴系统都在一起,也很容易到胰腺上去,所以胰腺有原发性肿瘤,也有继发性肿瘤,有内分泌肿瘤,也有外分泌肿瘤,有良性肿瘤也有恶性肿瘤,有实性肿瘤也有囊性肿瘤,别看胰腺很小,但功能很复杂,而且它的瘤子千差万别,都不一样。 

主持人续续:不是一种的。 

张洪义:是。 

主持人续续:那是胰腺上长的肿瘤全部都是恶性肿瘤吗? 

张洪义:它又分良性的。 

主持人续续:有良性的。 

张洪义:对,有恶性的,所以现在刚才提到关于第七大肿瘤胰腺癌,其实主要集中在胰腺的腺癌。 

主持人续续:就是恶性肿瘤。 

张洪义:对,这个腺癌占据我们肿瘤的80%左右。 

主持人续续:占了绝大多数,还是恶性肿瘤比较多。 

张洪义:对。另外关于胰腺癌在普通人群中大概是十万个人口里面有九个。 

主持人续续:十万个人里面有九个人发病。 

张洪义:对,发病率挺高的,这样算一下,我们简单换算一下,如果十万个人里面有十个,就相当于一万里面得有一个,所以一亿里面就有一万个。像我们国家每年就得有十万个。 

主持人续续:十万个新发病例。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那也是挺大的人群。 

张洪义:这只是原来的一些统计,从目前近些年来发病率逐渐在增加。 

主持人续续:在上升。 

张洪义:还是在上升。 

主持人续续:因为您刚才讲到其他一些癌症,跟这个癌症之间都有继发性、原发性的关系,其他肿瘤发病率也在上升,那看来胰腺癌肯定必然会上升。 

张洪义:对,尤其这几年因为我们一些糖尿病的病人在增加,年纪在往上走,因为胰腺癌发病率一直在40岁以上。40岁到75岁之间这是高发,等年纪再大,因为随着很多人得糖尿病,胰腺慢性的炎症,高血糖,逐渐慢性的胰腺炎能转变为胰腺癌。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胰腺炎之间跟胰腺癌之间还是有关系的? 

张洪义:对,另外现在由于食物的复杂性和污染性,环境的这种复杂性以及环境的污染性,尤其现在抽烟、喝酒还有很大的人群,都会影响到我们胰腺癌的发病率。从这两年,我们北京市十个最大的医院统计了大概五百多例胰腺癌来看,就是一种发病的速率比往年有所提高。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是城市发病率比农村发病率要高吗? 

张洪义:是这样子。 

主持人续续:越发达的地区越高? 

张洪义:应该这么说。我们国家往常以肝癌为主,但是在西方国家,胰腺癌排的名次就比我们国家要提高两类。 

主持人续续:像欧美发达国家比我们国家还高。 

张洪义:是,对。 

主持人续续:他们食品安全不是说比我们强吗? 

张洪义:但是我们胰腺癌影响因素挺多的,除了食品之外,还有一些抽烟、喝酒、饮食过量、糖尿病的发病率,因为欧美国家,大家都知道生活水平比较高一些,糖尿病比较高,美国人个子挺高的,血糖也挺高的,血糖为什么高?因为我们胰腺分泌的这些胰岛素控制不了我们整个体型,当然随着我们年龄增加,胰腺也会老,老了以后功能就不行了。 

主持人续续:弱了。 

张洪义:功能不行,体型又胖了,需要量大了,所以使劲分泌,分泌以后再加上抽烟、喝酒、饮食过量,导致我们胰腺的慢性炎症,所以在原先基础上容易癌变,所以发病率显然要比原来那些轻瘦的、分泌量不大,大家没有糖尿病,没有抽烟、喝酒、过量饮食这些人口要多、要高。所以在欧美国家,统计上来说比我们国家还高。但是我们国家这几年,随着人们生活的水平提高,胰腺癌的发病率也在提高了。 

主持人续续:最近发病率也在上升。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女性会不会比男性要低一些呢? 

张洪义:对,你提到关键点上了。 

主持人续续:女性感觉生活稍微健康一点,抽烟、喝酒情况少一点。 

张洪义:所以胰腺癌发病率一般来说,男的要比女的多1.5到2倍。 

主持人续续:还是高挺多的。 

张洪义:对,并且和抽烟,尤其是抽烟,因为我们有动物实验,就用尼古丁、烟酸来模仿抽烟来做小动物的,小老鼠、小兔子来做胰腺癌的发病模型,就发现以后烟,吸烟成份对胰腺癌的发病提高有很大因素,当然饮酒就更有关系了,常常大家常年饮酒的,尤其烈性酒会导致我们胰腺受损伤,常常慢性炎症就会得到提高。当然有些饮食也会的,发霉的食物,吃的油腻比较多,辛辣比较多,也会促成我们胰腺癌的这种癌变。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的这几点,比如说喝酒或者说吃一些腌制或者不太健康的食品,这个疾病是不是也有一些地区的特点,除了发达和不发达以外,会不会有些地区发病率更高一些? 

张洪义:也会有,但是不是特别明显,好比说食管癌,在某个地区他吃这些腌制的菜的时候食管癌发病率就比较高。 

主持人续续:就可以明显看得到数据。 

张洪义:但是胰腺癌和这些食物没有特定的关系,比如说肝癌的黄曲霉素,比如吃这种发霉的花生,黄曲霉和我们的肝癌有非常直接的关系,但我们的胰腺癌和某一种食物没有太大的关系。 

主持人续续:这个疾病有没有遗传特点?家族性。 

张洪义:胰腺癌还是有一定的遗传因素在里头的,通常发现家里的老人家得胰腺癌的,在家族中也会有年轻的得胰腺癌,但是可能和你刚才提到关于地区,饮食潜在的损害性以及家庭的饮食结构,包括我们基因水平的遗传,还有一定的关系。但这些关系不像胃癌和肝癌因素那么强,是这样的。 

主持人续续:那和某些疾病之间,胰腺癌是太严重的一种疾病了,那我前面如果是有一些比较轻的疾病,那我可以做一些预防性的工作吗,除了跟糖尿病有一些关系以外,还和哪些疾病有关系呢? 

张洪义:胰腺癌主要是发病机制,目前为止还不是特别清楚,主要刚才提到了环境、饮食、抽烟、喝酒有相关性,比如还有一些慢性的胰腺炎,慢性胰腺炎有些损伤的胆管或者是我们大量饮酒导致的胰腺逐渐改变,在这种基础上容易癌变,但是没有胰腺炎癌性病变还没有非常明显统计性意义。 

主持人续续:胰腺癌,我们刚才开场说了,很多人把他叫做癌中之王或者癌中之癌,它是恶性程度最高的肿瘤是不是? 

张洪义:它的恶性程度,从病理分析来说,主要是一种腺癌、淋癌或者内分泌肿瘤也算它的一种成份,但是腺癌是一种比较隐秘的,用我们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就和我们胆管细胞似的,主要在胰管上。 

主持人续续:腺癌是? 

张洪义:腺体的癌。 

主持人续续:明白,哪些癌症是腺癌呢? 

张洪义:腺癌比如说我们的甲状腺癌,大家都知道,比较常见。 

主持人续续:可是甲状腺没那么厉害。 

张洪义:就是那个腺体的癌症,另外就是导管性的,比如乳腺上也会有一种腺癌型的,还有肺癌也会有腺癌,但是最多的腺癌,除了胰腺癌还有胆管细胞癌,比如我们在胆管里,肝脏不是像个大的胸脏器,里边有干细胞和胆管。 

主持人续续:像血管似的这种。 

张洪义:对,就像树脉一样,胰腺也是这样子,像树的根一样,有主管在里面,主管还有一些分支,就像我们主河流,长江分支,鄱阳湖、巢湖这样子分支,分支上都有每个管道,这些管道就像我们的树的脉络一样,再就是腺体比较多一些。 

主持人续续:就是长在管上的肿瘤。 

张洪义:对,太聪明了。 

主持人续续:您讲的太清楚了,长在管上了。 

张洪义:不像那么活跃,就是腺癌,从发病,从癌变的,从细胞的基因癌变一直到它真正能够我们看到这种癌症,其实需要36个月,有三年时间,所以大家看起来时间挺长的,但为什么有恶性程度,刚才你说为什么恶性程度比较高呢?就因为是一种完全,从导管上的起运,所以等你发现已经长了36个月了,36个月你治起来,可能顺着这个导管是阶段性的,因为在过程中可能从一个非常微小的腺癌,随着胰液分泌,胆汁分泌,顺着管道走,但是我们发现局部肿块切掉以后,已经顺着胰液、其他管道转移掉了。 

主持人续续:从主干道已经流到很多小的支流里面,是这个意思。 

张洪义:要经过非常长的路线,另外胰腺周围有一些淋巴,还有一些动脉,当它侵犯到动脉的时候、静脉的时候,顺着血管在走,侵犯到淋巴结顺着淋巴结在走,常常我们在做肿瘤的治疗的时候,我们也要一看,要看它远处有没有转移,所以说胰腺癌症为什么是癌中之王,就在于我们能把局部治疗的时候,它可能在远处已经有转移了。但是我们在影像学上还没有发现,所以当我们把这个肿瘤切掉了以后,在一定阶段,一看在远处还有肿瘤,切完以后又复发了,所以一个肿瘤治疗就在于能不能切掉,能不能根治掉,包括肿瘤的切除,周围组织的切除,淋巴结的切除,有没有侵犯血管的切除,还有远处有没有转移这样,这才能做根治,根治完以后,我们要看一年生存期,三年生存期和五年生存期,三年、五年不复发,我们看的肿瘤不再长,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肿瘤,比较容易治愈的肿瘤。刚才提到的甲状腺、乳腺切掉了,不往周围转移,治愈率很高,而胰腺的肿瘤很难发现,因为它在腹膜后隐秘。第二,它的症状不是很明显。第三,发现了以后,常常会有其它侵犯和其它转移,所以当切除了之后,容易复发,大家对肿瘤的害怕程度,我活的比较短,我治了,好了以后,你再大也不害怕,就在我治了,切除了,手术很大,过了一年、两年又复发,又复发以后再去治疗它,大家知道再长出来的东西再治疗它就很艰难了,所以影响你生命。影响生命的东西这是最大的问题,所以恶性肿瘤和良性肿瘤区别在于,良性肿瘤切掉不再复发,这是良性。为什么恶就在于我治不了你,我切掉又长,我切掉又长,甚至切不掉它,所以胰腺癌在于手术切除比较艰难,比较复杂,涉及的脏器比较多,切完之后就会发现其他地方也有,或者局部又复发,所以它恶就恶在这个地方,所以我们胰腺癌不去治疗,自然生存,也就六个月左右。 

主持人续续:六个月左右,半年。 

张洪义:对,因为我们常常发现都是很短期的,治疗它再三年可能达到50%左右,五年达到30%左右,是这样子,但是不治疗,我们发现的晚期的恶性肿瘤,根本活不到三年,也活不到五年。是这样。 

主持人续续:我还听说,胰腺癌有手术机会的患者,其实就还挺少的了。是吗? 

张洪义:对,所以有手术机会,常常我们胰腺癌它有些很多发现不了症状,因为得了胰腺癌很隐秘,没有症状,早期症状就会觉得饮食不太舒服,你不太舒服,谁都有不太舒服的时候,大家会注意不到。 

主持人续续:就是胃肠道这块不舒服的情况还挺多见。 

张洪义:对,或者比较消瘦,或者我这几个月吃的多一点,我减减肥,所以你消瘦了也没有感觉到问题。 

主持人续续:消瘦和不舒服,这是特点。 

张洪义:对。另外还有一些大便习惯的改变,比如说我们每次每天一次大便,大便都很成型,大便颜色黄色,但是常常胰腺癌又脂肪泻,吃一些油腻的东西,喝一些凉的啤酒,原来没啥事,怎么突然改变,我一天要三次大便,大便一会干一会稀,如果把胰管堵住还有变成白色的大便。所以症状不太容易很有典型的症状。 

主持人续续:没有特别典型的症状。 

张洪义:对,因为胰腺又常常隐秘在后面,你摸摸不到,常常就是我们现在的一些普通体检都很难体检出来,比如超声。 

主持人续续:我们每年其实都做超声。 

张洪义:超声因为是需要回声回来我们才能看到它,但是做胰腺因为隐秘在后面,因为前面有胃,有空肠,有结肠,非常感染。 

主持人续续:就是挡着它。 

张洪义:不光挡着它,有气体,又返回来,所以你看不到真正胰腺的形态。 

主持人续续:查不到它。 

张洪义:对,当然现在一些很先进的仪器是可以,但是准备的条件要好,空腹,早上起来早去,不能吃饭,这样才能看到胰腺的形态和血管,所以查起来非常麻烦,另外做CT,CT有平扫,你做正常CT,比如正常的造影机,我们胰腺做很早期的肿瘤筛查,必须是胰腺的CT,可能老百姓觉得很麻烦,做个CT,一个机器可能几百块钱,一个造影机可能要花五六百块钱,因为它很特殊。 

主持人续续:专门查胰脏的这个机器是很特殊的。 

张洪义:是,要求也很特殊。 

主持人续续:而且就查这一个地方。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那我觉得一般老百姓可能不会专门去查。 

张洪义:对,就普通医生也不会注意到,所以有胰腺问题看专科大夫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续续:患者本身不太注意,是不是很多医务人员也对这个不是特别了解? 

张洪义:对,所以不是干我们胰腺专科的,所以我们肝胆胰腺外科,一听肝胆外科。 

主持人续续:肝胆外科还蛮多的。 

张洪义:就是普通外科分出来,专门对肝、胆、胰腺进行看病,而胰腺专科又少更少了,像哪个医院有胰腺专科,专门看胰腺挺少的,内科有内分泌科,其实内分泌科。 

主持人续续:糖尿病的。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内分泌就是看糖尿病的。 

张洪义:对,糖尿病是胰腺专科里面很细小的专科,就是我们的胰岛素。 

主持人续续:主要是调节胰岛素。 

张洪义:多了引起来的糖尿病,老百姓,我糖尿病了,什么叫糖尿病了?我血糖高了,他不在意我慢性胰腺炎了。 

主持人续续:那多吓人。 

张洪义:对。所以说这一个指标是我们比较敏感的,但是胰腺又牵扯到很多指标,除了血糖以外,还有胰高血糖,还有淀粉酶,脂肪酶,弹力纤维酶,还有很多这些,还有免疫指标,还有IG4,IG11,IG8,这样子。还有免疫性的,就是说我们看到一个胰腺,一个肿瘤,除了良性、恶性,还有炎症的肿块。 

主持人续续:炎症性本身也有肿块。 

张洪义:对,还有自身免疫性的胰腺炎,还有自身局限在胰腺这个地方,所以胰腺专科对胰腺肿瘤的鉴别,有很多个特殊的东西,没有专科的大夫,像你刚才说普通的大夫也不一定能想到胰腺有毛病了。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这个疾病误诊率什么的还挺高的? 

张洪义:挺高的,比如说我给你举一个非常典型的,就叫做有活性的,常常看到比如说乔布斯这样,他是没有症状的,我们有症状的胰岛细胞瘤。 

主持人续续:他就是瘦了,我就记得乔布斯原来很胖,一下子消瘦那么瘦,但他活的时间挺长。 

张洪义:对,胰岛细胞瘤,就是分泌胰岛素过多,就是血糖低下来,有三大症状,我们叫Whipple三联征,就是说一饿了晕倒了,不知道啥症状。 

主持人续续:这是低血糖,低血糖就会晕倒。 

张洪义:但晕倒,不可能一般人去查它。 

主持人续续:多吃一点。 

张洪义:太对了。第二个症状就是一给糖就好了。 

主持人续续:对啊,平时饿肚子,血糖低的时候都是这样子救的。 

张洪义:一给糖就好了,一查出,血糖低于2.8,因为咱们正常一般人都在4、5,因为上6以上就是糖尿病了,每次抽血糖低于2.8,我们就叫做Whipple三联征,然后一晕倒喝糖醒了,一查血糖血糖低,另外还有一些长期低血糖,我们会影响到脑细胞,因为血糖非常重要,维持我们身体的三大能量之一,葡萄糖,蛋白,脂肪,我们三大能量之一,因为糖始终在低的话,所以我们脑细胞,营养细胞,包括我们视神经,都会受到影响,有些这种人群就有精神症状,有的时候不在神,说的话不对,晕倒,常常会有这种症状。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说有这样症状应该去检查一下胰腺是吗? 

张洪义:是的,但是胰岛细胞瘤,你别看它检查。 

主持人续续:还很难检查出来。 

张洪义:就是我们做手术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地方有可疑有,我们说一毫米一毫米去切这个胰腺,还不一定能切得到。但是它症状很重,但不一定查出来,所以说就对胰腺这种精密诊断很专的人、知识很丰富,就对胰腺知识很丰富的人才能考虑到,因为我们医学质量太大量了,光一个胰腺就有内分泌、外分泌、良性、恶性,囊性、实性。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讲了,在小小胰腺这个地方就有那么多肿瘤,太深奥了,我觉得。而且对医生的经验,还有知识的要求也是非常非常的高,是不是?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那我们现在临床上来治疗胰腺肿瘤,是怎么样的一个流程呢? 

张洪义:流程一般的就是说,还有这些,一般地说有症状,比如说消瘦,有症状,有脂肪泻,晚期病人有黄疸,眼睛变黄,但是黄疸是不是梗阻性黄疸,是不是肝炎性黄疸,是不是贫血的黄疸要进行鉴别,还有是不是腰疼,因为我们胰腺正好跨过在脊椎的前面,有时候腰疼,有时候摸不腹部有包块,我们怀疑是胰腺问题的时候,首先当然我们抽血,正常的血,贫不贫血,然后抽血看一看,血糖高不高,血糖低不低。 

主持人续续:先检查血糖值。 

张洪义:另外胰腺在胆管的下端,把单端给堵住了,黄疸,要查肝功,黄疸指数,蛋白,转氨酶高不高,普通的查,查完以后,我们还有一个胰腺癌,腺癌,这非常转动的,在腺癌有个定性肿瘤指标,我们叫CA199,专门查腺癌的。如果CA199高,又有黄疸,我们首先考虑到是不是有胰腺癌了。 

主持人续续:就是通过这几个数据,可以直观出。 

张洪义:当然是胰体、胰尾部的肿瘤,更难发现,因为不在胰头,堵不住管。 

主持人续续:胰头危险程度最高的。 

张洪义:对,胰头,因为比较复杂,头这个地方咱们都知道很多东西都穿过去,我们胰头有胰管、有胆管,相当于一些肠系膜上动静脉,胰头下部,还有嘴,还有乳头这个地方查的比较复杂,还有PET-CT,看我们胰管扩张没有,胰管有没有增厚,胰腺里面有没有包块,这个包块有打到造影机以后,它是强化还是不强化,快进还是快出,胰体尾肿瘤方面的血管进行检查,一般就是抽血,抽血查一些指标,然后做超声,也叫血抽查,怀疑有胰腺的问题要做胰腺的保扫,当然我们说有胰管,还要做核磁,核磁还要查核磁的水成像,核磁这个管完全显示出来。 

主持人续续:这个设备是很先进的了。 

张洪义:将来更先进的,我们叫仿生,就像我们用核磁的方式能够把胰管完全,连内壁和细胞显示出来,有点像做胃镜那样子,胃镜它没有胰腺镜,胰腺镜非常尖端的学科有。 

主持人续续:我还没听说胰腺镜,有吗? 

张洪义:是,胰腺镜现在也有,就是子母镜。 

主持人续续:可以把管子插进去,也是插进去? 

张洪义:对,由纤维插到我们乳头这个地方,得找到粗的胰腺,再插进去,从粗的管进细的管。 

主持人续续:那管子得多细? 

张洪义:非常细,大概一个毫米左右。 

主持人续续:而且距离挺远的。 

张洪义:对,操作起来非常艰难。 

主持人续续:这太尖端了。 

张洪义:对。再看胰管,当然这是发现的肿瘤,看有没有其它地方转移,还有PET-CT、PET核磁。 

主持人续续:这么多设备需要共同来检查,来断定这个疾病,是不是胰腺癌。 

张洪义:是,即使这些仪器都做完了,到底它是胰腺还是一个未分化癌还是一个淋癌,这还没完,还得取到组织,病理,检查去,到底是良性,是恶性,是什么类型,就对我们治疗是非常有指导意义的。所以胰腺诊断起来非常复杂。 

主持人续续:相当复杂。 

张洪义:精细,想要全面,治疗起来也挺复杂的,愈后也需要综合评估,治疗起来我们胰腺癌,手术切除这是首要的。 

主持人续续:有手术机会的话,先要选手术切除。 

张洪义:对。如果诊断胰腺癌。 

主持人续续:早期。 

张洪义:对,早期的。因为我们胰腺有分期,有T1期,局限在胰腺里头,肿块小于两个厘米的,比较早期的。这是我们T1期的,T2期,大于两个厘米,周围没有转移的,当然有T3期,到处都有转移的,我们医学上有TM分期。 

主持人续续:那是不是一般的患者,就是来发现的时候已经都是中晚期比较多? 

张洪义:对,胰腺医生。 

主持人续续:医生很难发现,别说患者自己。 

张洪义:对,一旦有症状的话,比如说消瘦很厉害,黄疸很重,背也疼了,肚子也摸到包块了,大便也成了白色的了,天天拉肚子,基本上都是比较晚期的。 

主持人续续:比较中晚期的。 

张洪义:比较晚期的。可能在那个部位上,一看好比说,一头部三个厘米肿块,咱们想三个厘米没啥,就这么点,长到身上三个厘米,切掉就行了,但是在胰腺上三个厘米就很大了,因为它三个厘米,咱们胰腺这个薄度一共才1.5到2.5厘米,其实三个厘米就很厉害,很大。 

主持人续续:跟它原始一样大了。 

张洪义:对,另外它下面有很多动脉、静脉,都会侵犯上去。 

主持人续续:就没法切了。 

张洪义:动静脉非常重要,也不是没法切,还有法切,因为现在医学精准的外科,尤其我们肝胆胰中心,我们提出来,尤其是我们长庚医院董家鸿院长提出来,我们精准治疗现在非常受宠,什么叫精准?就是一定要有精准的诊断,精准的治疗,最大的这种切除病灶,充分的流向我们正常的肌体,得到最好的、最精细的、最精准的这种辅助治疗和支持治疗,这是它的核心观念。这样对于侵犯血管了,我们可以做联合血管切除。 

主持人续续:把血管也切除一部分。 

张洪义:对,区域性的切除,包括一些胰腺、胃、十二指肠、包括血管都能切除,切除以后,就把这些血管接起来,我们可以取些,好比说颈部的血管,下肢的血管,就把人自己的血管移到这个血管上,就把它接起来,这种技术现在在我们中心也是非常尖端的。 

主持人续续:这听起来难度好高,对于患者术后生活质量会不会下降很多? 

张洪义:这个联合切除之后,一定要做精细的切除,肿瘤的切除防止复发,第一就要区域性根治性切除,比如每个切芽都是阴性,不能留下一个肿瘤细胞,在切除阴性的达到这种目的的时候,我们得把所有的周围的组织,然后重要的血管保留以及淋巴、神经都要一一地清除,所以说它有些肿瘤的第一站、第二站、第三站,是否要清除的问题,好比有些淋巴结有些阳性的,这时候不能切了,所以说精准的判断,不但是医生和团队需要精准的配合,另外和我们病理科,有时候我们做一台手术要送十次的病理科。 

主持人续续:也就是要取这一点,那一点,让病理的医生给看。 

张洪义:对,给你检验,给你判断,所以精准的团队和精准的治疗以及为患者,为中心的理念,就贯穿我们整个系统。 

主持人续续:您刚才一直在提“精准”两个字,其实也跟我们讲了很多理论性的东西,那在我们中心,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个病患的案例,这个患者他在咱们这儿做手术,他的难度有多高?术后一些情况,您给大概介绍一下? 

张洪义:其实很艰难的大的肿块,比如侵犯,我们中心是接收全国各地疑难病例来的,当然一些侵犯了很多,比如说联合,用切肝,昨天刚刚在贵阳,星期六在贵阳,星期天在上海,报道关于联合肝、胆、胰联合脏器切除手术。 

主持人续续:每一块都切一点? 

张洪义:不是每一个都切一块,这个肿瘤很晚了,比如说右半肝切除。 

主持人续续:原来已经没有手术机会了。 

张洪义:对,右半肝切除是非常艰难的手术,因为我们切了六个脏器,做了四个吻合,还要联合脏器切除,这很大了,要把肝脏、胆道,胰,联合切除,完了病人恢复好,就在我们中心,也是做得非常多的,所以全国各地的肿瘤切不掉的,甚至是不太好做的,都到我们这儿来,这是我们非常复杂的。 

主持人续续:都上我们这儿来争取最后的一线机会。 

张洪义:对,并且我们中心做的病人整体恢复非常好,另外当然我们现在比较实实在在的,在其他医院,当然北京市最大也是一个很大的医院,做了一个腹腔镜,这个小伙子只有26岁。 

主持人续续:微创手术。 

张洪义:对,发现胆管下端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好像是一块石头,因为现在对我们胆道手术,良性肿瘤还有良性石头和胆囊的石头不再去开大刀了,挺吓人的,包括我们胆囊手术就一日手术了,今天早上一进去,今天晚上就回家了,就这么快现在,因为现在技术非常好,打三个眼做就可以。他在这个医院诊断了下端石头,就有腹腔镜,三个眼进去,把胆囊切掉,胆管打开,进去取石头,怎么取?不像原来用勺子取,现在是通过腹腔镜进去,刚才说的子母镜,再进去到胆管下端进去取石头。那进去取的时候突然发现底下不是石头,是菜花样的东西,怎么办?就让病人送病理送去,报告是个良性,但良性的,一般就局部切了,胆囊镜再探查,发现良性不太好切,再送,还是良性的,然后就感知到把这块切的挺完全,这样患者很快回家了,但他带了个T管,经过一个月,这个管我们一般管带回去之后,两个星期就夹闭,就拿走了,但这个管就夹不住,为什么夹不住?因为我们底下是通畅流到十二指肠里去,因为夹不住,这个管是不通畅的。 

主持人续续:还有问题。 

张洪义:还有问题,这经过了四个月,跑了很多家医院到我们门诊去了,到我们门诊,我们就看,发现这个肿瘤菜花样的东西,一照一看把整个管子堵住了。 

主持人续续:支进去的管子,把管子堵住。 

张洪义:所以我们就想,除了手术做完之后,是不是底下还有问题,因为良性的,一般切掉它就好了,但是为什么在这么短时间堵住了,并且大便也是白色的了,病人还贫血,因为很壮的小伙子,长得很帅气,还贫血,我们就怀疑是不是有其它的问题,当然我们还不想把它诊断成一个恶性的问题,因为有两次病理,这个病理是确确实实取到的,所以我们只能是怀疑,因为为什么贫血呢?为什么堵住了呢?为什么复发呢?我们很保守的核磁认定他MR-CP成像确定他,这样子我们跟家属谈清楚我们去做手术,这个手术也是,我们顺着胆管一直打到乳头这个地方,就看到整个像菜花的东西全部堵住,我们也是想其他医院取一块送病理,但是我们想取了两次,可能基部还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们联合十二指肠打开了之后,看到其实不是很早期的,侵犯到十二指肠的壁内了。 

主持人续续:还是胰腺的问题。 

张洪义:对,胰腺的问题,这样我们就做一个联合的手术,然后把淋巴结,第一站、第二站、第三站的淋巴结这样完全把它切除,病人术中我们送了六次的病理,每个断芽,并且这个病人挺奇怪的地方,他放了T管之后,在很高的位置还有凸出的东西,我们再送病理,告诉我们是良性的,底下是不好的东西,在底下发现原来腺瘤一样的东西,我们从肝内一直切到肝内的边芽很干净,我们在我们中心体现到不能用单源的问题简单去考虑,可能更加广泛考虑的可能性,另外对病理的切除以及对组织的这种标准,当然病理肯定是很精准了,但是取得的这块的东西和如何取,这就非常需要智慧了,所以这个病人也是非常圆满,对淋巴结各个方面我们送了以后效果是非常好的。像这种,你看起来不是很晚,但是从中有很多需要把关的地方和精细的地方以及很有策略的时候,在我们中心有一套规范的东西。 

主持人续续:我觉得这个例子特别好,也是说明了胰腺方面疾病确实隐秘性非常强,每一个人情况又不一样,医生检查起来都经历了那么多医院,那么多次检查都没有查出来这是有问题的。 

张洪义:是,表面看起来是没事,看着很简单一个公分的东西占据着那个地方,就在它的根和切开程度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续续:刚才您讲到精准治疗,咱们中心特色的精准治疗,那像以前我们知道胰腺癌的手术机会是比较低的,是不是通过我们中心一套科学理论和方法能提高患者的手术率? 

张洪义:是,我们采取早期诊断、早期治疗,对早期的疾病,先发现的小的肿瘤,我们就会制定一个非常精细的方案去治疗它。对于联合切除,比较晚期的,好比侵犯到动脉,侵犯到静脉,联合到其他地方,这就需要我们MDT团队,这也是我们中心的特点,我们中心包括内科,包括外科,外科有肝脏专业组,胰腺专业组,胆道专业组,就发现这个疾病并不是我们中心所有人,每个人都去能够做胆道胰腺,不是,我们发现胆道专业组去处理,交给胰腺的,我们发现胰腺疾病交给胰腺组处理,但联合治疗的时候还有内科大夫,还有肿瘤科大夫,还有介入科大夫,还有病理科团队,MDT团队,M就是多,T就是团队,就是联合治疗,进行联合治疗。对晚期病人,手术之前进行影像学精准诊断,手术治疗过程,我们看看,在做手术之前,不一定先做手术,我们有介入科大夫、内科大夫进行化疗、降期,等它这个肿瘤限制住了,不要让它因为神经、血管侵犯能够在手术过程中转移掉,把它限制掉,降期降到我们手术处理范围,我们再做手术,做完手术再交给我们这种精准的治疗,大夫再去进行化疗,免疫治疗,生物治疗,就是要根据它的基因和靶向,如果说靶向治疗对它是有效的,经过基因检测我们就进行治疗,如果是阴性,就没有必要废金钱和力气治疗它,通过其他办法进行治疗。当然对一些更晚期的,我们就要提高他的生活质量,延长他的生存时间,提高他的心理快乐程度,让他在有限时间内能够健康生活。但是有些肿瘤很奇怪,其实你不一定外科手术,不一定是放疗,不一定是化疗就对它有帮助的,常常是肿瘤,其实是一种,也是和我们心情很有关系的,等你心情好了,体质上来,免疫力提高,这个肿瘤自己也会得到治愈。因为这个肿瘤为什么发生?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这个肿瘤是什么原因引起来的,虽然我们有很多可能性的因素,但是总体来说,得肿瘤的病人他的免疫力是下降的,免疫系统是被攻击的,就像我们淋巴系统,免疫力、CD4、CD8一检测,低了,并且T细胞,B细胞都低了,为什么低?免疫监视,监测,出现癌细胞,一般出现癌细胞,我们俩经常带有癌细胞。 

主持人续续:就说每人身伤有癌细胞。 

张洪义:但是经过我们监测,马上发现它,抓住,就吞噬掉,就抓掉排出去,这就是我们身体中常常非常好的监视系统和清除系统、吞噬系统,就把它清除掉,而且癌症病人常常是免疫系统、监视系统受到攻击了,这种攻击就会把它扶植起来和免疫起来,起来以后有很好地把自身肿瘤细胞,晚期肿瘤细胞慢慢地消灭,慢慢地遏制,不让它再发展起来就好起来,我们临床也会经常见到。 

主持人续续:有一些奇迹发生。 

张洪义:对,认定说根本没有治了,活不到两三个月,但是经过调整、治疗、心情好,换环境这样子,把免疫力提高起来,心情提高起来了,经过医生、家属和患者的共同努力,奇迹真有发生的。 

主持人续续:所以永远不要放弃。 

张洪义:是。 

主持人续续:张老师,刚才听您讲这么多,我们知道胰腺癌真的还是非常可怕的一种癌症。 

张洪义:是。 

主持人续续:恶性程度又很高,又隐秘很深,但其实我们医生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来对付它,来治愈它。那我想问一下,因为我们科室其实做这方面做得很有特色,在医院也是重点发展的科室,您觉得真真正正取得了哪些成果,在这一个阶段上,包括未来我们要做的一些工作是什么? 

张洪义:其实我们中心应该是在我们董家鸿院长领导下,应该是来自国内的很多知名的这种专家汇聚在一起的,刚才提到我们来自很著名的医院的一级专家,还有介入学专家,特别有名的肝内专家,还有肝脏外科专家,还有胰腺专家和胆道专家,这样大家共同组织的团队,就像用联合的方式来治疗它,当然我们在胰腺、肝脏、胆道方面都取得国家认可的,国家原来进步二等奖,原来我们也取得军队的一等奖、二等奖,包括我最近六年,我自己就取得了四个省级,我们叫军队的四个高等级的二等奖,我们在2009年、2012年、2014年包括去年,科技进步奖,临床奖我们拿了四个,所以在胰腺的治疗,胆道的治疗和肝癌的治疗,包括一些流行病学调查治疗,我们也取得了很多的成绩。 

主持人续续:从临床上和一些数据上都有成果。 

张洪义:对,包括两大块,一个精准外科治疗,刚才提到精准预防,精准影像学诊断,精准的外科治疗,精准的外科治疗包括开刀,开刀性的切除,每个血管、每个神经、每个淋巴结怎么疏松,精准的放疗,画方案,还有精准的联合的术前的化疗,用药靶向的降期,包括放疗降期,包括手术的治疗,还有精准的术后这些恢复,一大块,就是精准的医学治疗,当然我们清华大学利用清华大学的基础的仿生学、数字学、肝脏动力学,联合我们组成一个肝癌中心。 

主持人续续:肝癌中心。 

张洪义:对。肝癌中心,肝脏动力学来去治疗它,另外我们还有一个胰腺中心,这样子和清华大学的生物系的,不点名了,就是细胞免疫的,对于我们胰腺癌晚期肿瘤,我们共同地这样做课题,这样在精准医学,还有精准研究院,清华大学精准研究院。 

主持人续续:研究加临床结合在一起。 

张洪义:共同结合,因为清华大学是我们国家最先进的,乃至世界上排名非常先进的。联合起来,关于我们精准医学治疗这块。 

主持人续续:是不是清华大学有很多先进的仪器设备先让我们医院使了。 

张洪义:对啊,现在我们招的学生就是清华大学的学生。 

主持人续续:有仿生,我知道这些设备挺先进。 

张洪义:原来到长庚医院来,我说我原来梦寐以求的没有成为清华大学的学生,没到那里上学,现在我成了带清华大学的学生教授、博导了,所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另外一大块,还有综合续灌治疗,因为肿瘤是一个系统的,你光有一个外科治疗,一个内科治疗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要形成一个MTD的团队,从它的内科治疗,仿生的治疗,介入的治疗,到我们精准的外科治疗,是个系列的,所以说我们一边是精准的这种团队的治疗,另外一个是从综合、续灌,联合、靶向治疗也是一个方面。另外,上个月我们也是联合到我们国家的26个省级医院,联合起来,因为我们作为清华长庚医院的母医院,我们是母医院,成立了一个清华长庚云医院,也是为了公益的,因为结合着国家三级诊治体系,能够从我们清华的,利用清华整个影响力,辐射到各个省级去,26家医院,然后通过26家医院联合会诊,然后涉及到100家市级医院,最后我们想弄一千家关于基层县医院,还有这些内蒙古的旗医院,共同能把国家的癌症防治和综合治疗体系建立起来。另外我们中心还有包括法国非常著名的教授,还有美国的外科联合会的主席,还有澳大利亚的一些,还有包括日本的教授,现在就在我们医院,我们大概9月2日到3日、4日、5日这几天开了一个关于大师班,全国各地人集中在这个地方。 

主持人续续:来学习国际老师的。 

张洪义:对,国际交流,互相把先进理念、先进治疗来和中国以及世界联合起来。 

主持人续续:清华大学的医师资源,国外交流资源应该是非常丰富的。 

张洪义:对,刚才问到我们未来中心往哪儿发展,二期成立真正的叫从胰,就是肝胆胰临床中心,到我们教学,包括我们的留学生,现在我们科里有加拿大的留学生在一起,能够把教学,还有博士这些,还有清华大学的医工系研究生们,还有医学生们,因为我们院长原来是301的,我原来是空军,原来是安徽大学的博导,都联合起来把教弄好,另外还有我们很好的实验室,独立的实验室,研究一些仿生,想通过医工结合,能够跨学科的,对胰腺癌方面进行治疗、诊断,从模型到实践,到应用,都把它联合起来,最后我们还要成立一个,我们关于肝胆胰,胰腺方面专科的,我们北方地区的成立最现代化的中心医院,大概能达到五百多张床位,专门针对我们胰腺,专门针对肝脏的疾病进行专科治疗。 

主持人续续:其实如您所说,因为我们也做过很多采访,接触过很多医院,肝胆外科中心其实说的挺多的了,但是加了一个胰腺,把胰腺提出来,其实还确实是,我感觉好像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 

张洪义:对,胰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越来越重要。 

主持人续续:发病率越来越高,恶性程度,也是显示我们医院实力的一个点,我觉得。

张洪义:对。主要是我们医院的理念,以病患为中心进行耐心的人性的帮助他、治疗他。 

主持人续续:这是台湾长庚医院的理念,把我们这边先进的技术、人力、物力,再加上台湾这边服务理念在里面。 

张洪义:所以我们也是肩负着清华大学的厚德载物,包括人性,人技,共同把我们医学和胰腺癌的堡垒给它攻破。 

主持人续续:攻破攻破,一点一点地挖。 

张洪义:是。 

主持人续续:其实治病当然很重要,如果是能够做一些预防性的工作,我觉得不得病,其实是最好的。关于预防这个疾病的方面,您能给大家最后再讲一讲吗? 

张洪义:所以说预防是非常重要的,首先说最高级的医生是治未病的,大医是治未病,不得病。 

主持人续续:未来的未。 

张洪义:不得病,上医是治已病的,下医才是针对病人治疗,所以大医才是治未病,其实我们国家四级诊治系统也是这样,第一就是预防治疗,预防治疗对我们胰腺癌方面来说,环境,大家有一个清爽的环境,高兴的心情,因为心理疾病非常重要,因为常常也是一些比较抑郁的、心情不好的、工作压力比较大的容易得病,疲劳,所以这个地方一定要轻松愉快的工作和生活。第二,生活方面,饮食方面,烟和我们胰腺癌关系很大,戒烟,没有慢性炎症,胰腺炎不得了,胰腺受损伤不得了。酒,少喝酒,少饮酒,暴饮暴食,因为我们胰腺癌和胰腺炎其实很大直接因素就和暴饮暴食,并且和饮烈性酒损伤非常关键的。第三方面,闭上嘴、迈开腿,减肥。 

主持人续续:不能太胖。 

张洪义:对,因为糖尿病,这是我们得胰腺癌的一大群。 

主持人续续:就是糖尿病病人发病率明显高的。 

张洪义:这一点是明显的,糖尿病的人群比正常的人群要高五倍。 

主持人续续:太高了。 

张洪义:对,就五倍。所以是糖尿病的人群,因为第一,胰岛素消耗比较大,因为要控制血糖。第二,脂肪影响到我们脂肪肝,影响到肝脏,我们胰腺被脂肪所包绕着没有功能,所以这一点上一定非常重要的。控制血糖,保护胰岛素,控制血糖,保护我们的胰腺,是我们胰岛素稳定,不要让胰腺受累,这也是。第一条,不要让自己受累,第二条不要让胰腺受累。最后一条,综合是整个人文环境,是我们的体重,是我们的饮食,是我们的环境更加的做一个恰当的这种非常快乐的生活的环境之中,去饮健康的食品,吸收清新的空气,减少工作压力,综合性的,能够保证我们身体的健康。当然就是说对一些家族有遗传疾病的,家族里有糖尿病的,比如慢性疾病的病人,经常要到专科医院进行查体、检查、咨询这样子,能够起到我们早预防,发现疾病早治疗,有疾病找个专科医院去进行恰当的、合适的、人性的、有效的治疗,我觉得是非常重要。 

主持人续续:以前我就觉得癌症深不可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了,后来我们讲了很多,采访了很多专家,我们发现,其实肿瘤是可以预防的,基本上是可以预防,前面会有很多征兆,刚才您讲的炎症或者怎么怎么样,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好的心情,其实可以杜绝到很多一大部分的疾病。 

张洪义:对,是。 

主持人续续:还有早期筛查,注意检查身体,其实这些都特别特别重要。 

张洪义:是。真是这样子,早期预防,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把这些恶习去除了,产生癌症这些有可能造成我们比较高的发病因素,都给它去除了。当然我们要经过统计学去分析,所以把这些危及因素都去除,我们在一个非常健康、绿色、安全环境中生存,癌症虽然有发生,但是这个几率降低很多。 

主持人续续:降低很多很多,所以一点不可怕,主要还是管好自己。 

张洪义:对。 

主持人续续:那好,再次感谢张教授做客我们本期《名医堂》节目,我们这期到此结束了,下期再见。

相关阅读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