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乡视窗首页
400热线电话:400-153-0688|
站内搜索

“抢炮”风俗与“社戏”

三乡百科发布时间:2016-11-22 14:13:08 来源:

 三乡人过去有“抢炮”的风俗,旧时有小孩子哭,长辈便唱民谣来哄小孩,“莫嘈,莫嘈,前陇敲锣,莫嘈,莫嘈,前陇烧炮。”那“烧炮”是指民间活动的“抢炮”。 


“抢炮”是一种风俗习惯,“抢炮”原由何来无从考究。但可以肯定“抢炮”是农耕时代的一种人们祈求神灵的保佑而举行的祭祀活动。乡间每逢神诞,便举行“抢炮”活动祈求风调雨顺,平平安安,菩萨佑福。因此每年的二月二土地诞、六月初一华光诞、文昌诞、天皇诞、金花诞,村村都有“抢炮”活动。而二月二的土地诞尤为热闹,据说土分五色,青、红、白、黑、黄,称之为社,而五谷分禾、麦、粟、小米、高梁,称之为稷,社稷象征国家。拜土地就是拜社稷,非常隆重。 


农历二月初二日,“惊蛰”前后,草木萌动,万物复苏为之土地诞。许多乡村会举行放花炮的仪式,由村中有名望的人组织发起扎纸“花炮”内藏炮竹、供品,供村人“抢”。 


纸扎“花炮”很讲究档次的,有“头炮”、“二炮”和“尾炮”之分。“头炮”最大,扎功精堪,有扎成花瓶状,也有扎成花牌状,都是插满五颜六色的纸花,有的中间还设置一块镜。“抢炮”也很讲究意头的。“头炮”一般是大富人家或生意人的专利,“抢头炮”时都出钱请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代其抢炮。“头炮”有12支火箭,6支竹筒分别为梅兰竹菊。烧完火箭大家你争我抢,场面非常激烈。抢得“头炮”者,还要请人吹吹打打,把“头炮”送回家中供奉。少不了向送“炮”的人派点“钱”。到了明年再扎作一个同样的“花炮”还给庙里,还得比去年要多2-3倍的酬还。同时还要烧一个猪还神。因此,穷人是没有能力负担这样的费用,也就失去了这个机会。

 
“二炮”就小得的多,“二炮”有8支火箭4支竹筒,有些还是用禾秆扎成的。因此“二炮”很多人“抢”,“尾炮”就更简单,只有火箭无竹筒,礼物也少。一般人都会争着抢“尾炮”以图吉利。另外有一种“炮”是为农户开耕而设的,“炮”中藏有若干银元。农户抢到后,把这些钱用作发展生产用,到明年的今天再酬还。这种“炮”颇能解决当时穷苦人家的实际困难,同时也体现了当时乡民的互助精神。 


还有一种“男孙炮”,这种炮没有人敢抢的,只是留给婚后多年无生育的夫妇“抢”,其意思是祈求生子。有时,不懂事的小孩“抢”回家去,家里人使会呵叱他。 


过去三乡“抢炮”最热闹的地方是平岚的金花庙、鸦岗的文武庙、雍陌的天皇庙、前陇的北帝庙。在“抢炮”的同时,也有请神功戏演出,村中家家户户捐资请戏班来演戏,在庙前地亭搭个舞台,连续演出三五七天,并不亚于鲁迅先生笔下的那种“近台没有空而挤在远处看”的景象。来看戏的人也都是来自四面八方,那时农闲,过门媳妇都回娘家看戏,还有远房的亲戚、姨妈、姑姐、表叔、表伯都会过来看演出。 


开锣时,家家户户担着凳仔霸个头位,忙着招呼亲朋、戚友。有时看戏夜了,还留在亲戚家里过夜。村中少不了做些茶果接待夜宵,谈论剧情。 


那戏班演出也是有规有矩的,开场先演“六国大封相”,演到深夜十二点再演“八仙贺寿”,演员们还得走下舞台到庙里上香。 

解放后“抢炮”这种风俗日渐式微,大跃进年代已经没有“抢炮”活动了。开放改革年初,平岚的金花庙,林堡有“抢炮”的活动,但已经简单得多了。“抢炮”只是一种应节活动,也没有“头炮”、“二炮”、“尾炮”这分,更加没有那种“助贫”和“男孙炮”了。随着工业化的进程,很多村民都洗脚上田了,村民已经不再靠“抱烧”的资金来发展生产。富户人家和生意人也懒得请人代劳“抢炮”,一样过得开开心心。 

演社戏这个习俗由来已久,但其意思不再祈求什么,只是让村民多一些文化娱乐活动,也顺便让亲戚朋友聚会拉拉家常。演出也取消了“八仙贺寿”这一环节。舞台也搭得很大,台下设置座位,开锣时分,也不用“担凳仔霸头位”。头位是尊老人的。村中老人都坐到前排上,优哉游哉地欣赏着粤剧演出。其时所请的戏班不少都是有名的粤剧团,有些国家演员都会来演出。有时候,演员休息,村中的文艺队也上台演出,让村中人高兴高兴。有时村中的致富能人,会出资助兴,村中一片和谐欢乐。

相关阅读

图说天下